芙蓉龙历经千辛万苦找妈妈

白垩纪,亚欧大陆,“咔嗒、咔嗒”,一窝禽龙幼崽破壳而出,禽龙爸爸和禽龙妈妈都悉心地照顾着这群小家伙们,小禽龙们也一天天地长大,时光飞逝,小禽龙中出现了一个怪家伙,它没有牙齿,背上有个像帆一样的东西,别的小禽龙可以用两腿走路,而它却不能,别的小禽龙都有防御用的钉状指,而它却没有。因为这家伙如此奇怪,禽龙妈妈给它起了个名字叫“奇奇”。

禽龙爸爸也没闲着,它四处打听奇奇的身世。突然有一天,禽龙爸爸宣布了一个惊“龙”的消息:奇奇不是禽龙!!!于是禽龙爸爸让奇奇自己去寻找它的妈妈。

奇奇告别了禽龙兄弟们,踏上了寻找妈妈的旅途。奇奇走啊,走啊,觉得有点渴,便来到湖边,那儿有只重爪龙在抓鱼,奇奇便准备上前去询问,它走近后,看见了重爪龙那弯刀般的利齿有点害怕,“你……你不会吃了我吧?”

“不,我只吃鱼。”重爪龙回答道。

奇奇这才放下心,继续说到:“我在禽龙家族里破壳长大,但是我长得和它们不一样,禽龙爸爸也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,所以我想请问你,你看见过和我长得一样的恐龙吗?哪里可以找到我妈妈?”

重爪龙对奇奇说:“我没见过和你长得一样的恐龙,但是河边恐龙很多,没准有谁认识你的妈妈,你去问问其他恐龙吧。”

奇奇告别了重爪龙,沿着河岸继续走,它看见一只浑身布满鳞甲,颈部长有尖刺的恐龙,奇奇上前说明了情况,钉背龙说: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恐龙,你去问问我的朋友棱齿龙吧,这不,它来了。”

棱齿龙的跑步速度很快,钉背龙向棱齿龙说明了情况后,棱齿龙突然大笑着说道:“哈哈,这不就是我朋友准噶尔翼龙说的无牙芙蓉龙吗,至于找你的妈妈嘛,直接问我朋友就是了,它离这不远,我带你去。”

于是,棱齿龙带着奇奇去找它的朋友——准噶尔翼龙,它俩正走着呢,突然,棱齿龙大叫:“卧倒!”,紧接着快速地趴到了地上,奇奇手忙脚乱地也跟着趴下,天啊!前面有只特暴龙正与一只乌尔禾龙打得难分难舍,场面恐怖极了。特暴龙一口咬向乌尔禾龙的背,幸好特暴龙的视力不佳,乌尔禾龙只受了一点轻伤,于是乌尔禾龙尾巴一抽,特暴龙受了伤,快速地逃跑了。

等特暴龙走远了,棱齿龙才让奇奇起身,乌尔禾龙由于在刚刚的战斗中挂彩了,它疲惫地趴到了地上,奇奇小心翼翼地靠近,乌尔禾龙对奇奇说:“你别害怕,我是植食性的恐龙,你能帮我采些新鲜的叶子给我吗?我现在很饿。”

“好的,你等着!”奇奇和棱齿龙采了很多新鲜的叶子和蕨类植物给乌尔禾龙,乌尔禾龙说:“非常感谢!你们到这里来干吗?”于是,奇奇把找妈妈的经过说了一遍。正在这时,准噶尔翼龙飞了过来,“棱齿龙老兄,你在这里干吗?”

准噶尔翼龙是奇奇见过的最古怪的生物,只见它的冠是方形的,嘴巴像弯角镊子一样又细又尖,还向上翘。奇奇吓得躲到了灌木从中,棱齿龙向准噶尔翼龙说明了情况。

于是,准噶尔翼龙在天上飞着带路,棱齿龙和乌尔禾龙带着奇奇一起去寻找无牙芙蓉龙的栖息地,它们来到了一片新嫩的草场,草场上有许多无牙芙蓉龙在进食,但是谁才是奇奇的妈妈呢?

它们开始一个个地寻问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,它们找到了奇奇的妈妈。

原来,奇奇其实不能算是真正的恐龙,而是槽齿类的爬行动物,那时候奇奇的妈妈把巢建在了一条河边,突然,天下大雨,河水上涨,奇奇的族群只能搬家,但是,因为奇奇出生晚,别的小无牙芙蓉龙都已经破壳而出,跟着族群走了,只有奇奇被遗漏在了河边,河水退去,那里又成了禽龙的栖息地,禽龙妈妈又正好在奇奇妈妈曾经筑巢的位置筑巢,奇奇就和别的小禽龙混在一起破壳而出了。

奇奇终于在好朋友的帮助下找到妈妈,回到了自己的族群,开始了美好的新生活。

潇湘小记者  长沙市麓山国际实验学校 朱靖恺

指导老师  游恋

 



湖南五方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©版权所有
湘ICP备11014014号-6